您当前位置:本溪市南芬区公安分局 >> 警界精英 >> 浏览文章

品味母亲

发布日期:2018/6/8 14:01:5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查看次数:

本溪市公安局南芬分局铁山派出所   刘彦君

 

我母亲超爱花,每当野游都要拍好多花的照片,楼下的小花坛也被她洒满了花的种子。若要用什么花来形容她,我想应该是梅花吧。至于为什么,很简单啊,她的微信名字叫梅儿。

说实话,我母亲是一个矛盾的人。她是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坚决支持国产商品,同时有有些偏激的排斥外国的一切东西。常常对我说,国外的产品不能用,尤其是转基因食品,吃了会被改变基因的。而且像什么苹果手机,那都会泄露个人隐私,有什么新的传染性病毒出现,那都是国外研究所为了卖疫苗故意放出来的等等。还说外国对中国使用气象战,中国的雾霾是对国人的一种保护,不然早就地震着火了,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看来的。每次吃饭,妈妈都会谈论这些事情,并且不允许别人反驳她的观点。对,她是一个立场坚决、态度强硬的人,他曾经对我们说:保护自己,凡事都要先考虑最坏的情况。这一点上,我真的辜负了她。就这样一个偏激的爱国人士,她的偶像竟然是是普京。

我的母亲是一个传奇。初中没念完就接了姥姥自来水厂的班,后来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补习高中课程,考了大学,成了给排水设计师。每当她在饭桌上教育我和堂弟好好学习,都会讲到自己的传奇经历,越长大,越佩服她的专注。聪明的人总是顽皮甚至顽劣的,每当母亲在姥姥面前提起自己学习能力超强的时候,姥姥就会和我说:嗨,她呀,小时候可闲不住,有一次拉着自己的表妹横躺在马路上不让马车过,说那是国家地皮,没人规定不能躺,多亏街坊邻居都认识,不然不知道出什么事呢。退休以后做起了全职妈妈,带出了我堂姐和我两个大学生,还有即将高考的堂弟,所有人谈到这件事,都敬佩他*的度量,接收教育婆家的亲戚,养育成才。母亲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令我遗憾的是,初三之前我一直住在姥姥家,回自己家是在高中,而三年高中大部分时间是在放学之后那短暂的夜里,之后又去外地上了大学。和母亲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我们之间没有那么的互相了解,言语上总会起冲突,如果我们是朝夕相处了很久,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母亲也常对我说,最大的遗憾就是缺席了我的童年时光。我想,这个遗憾,我要用一生去弥补。

    在我26年的生命里,最令我内疚的不是没有给她找一个心仪的女婿,也不是没出息的偏安一隅朝九晚五,而是没有给她和陌生人一样的耐心和好脾气。公务员考试在沈阳选岗签字,那一天微风习习,潮湿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泥土味。我们一家三口带着一切尘埃落定的轻松心情驱车到汤沟、绿石谷游玩。平坦的道路两旁是盛开的花朵,在柔风的抚摸中轻轻低下头欢迎着我们,这等美景正中母亲的下怀,拉着我和父亲不停的拍照。回来的路上,她兴致勃勃的翻看照片,一个劲的拉着我叫我看,我当时在玩一款今天已经忘了名字的游戏,不耐烦的说:行了你自己看吧,我这边忙着呢。其实说完我就已经后悔了,退出了游戏界面,可是母亲高涨的情绪已经没有了,只是自己默默的看起了手机。她这么开心的时候至少在我记事起是不常有的,可是就这么被我破坏了,那句对不起说不出口,直到今天。我知道我是她的孩子,她一定会包容我,但是,我真的太过分了。谁对谁的爱都不是理所应当的。生命里,重要的人我不应该让他们受伤。

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晓说》里高晓松和吴秀波畅谈过往,谈到北京的歌厅,那个年代人的生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父母一辈人,经历了社会的一个光速的发展,他们的童年是我根本想象不到的情景,那是另一种丰富多彩,我的母亲,她这个黑龙江人,见过大雪封门,见过最美的冰灯,见过很多我没有见过的美好。当我们嫌弃父母不理解我们的生活,我们反过来不是也没有理解过父母过去的生活吗?一直以来,在我的脑海里,母亲就该是母亲,她就该是成熟的,坚强的,完美的,爱我的。但是,她也和我一样是从孩子成长起来的,她也需要呵护需要人去爱,也可以是脆弱的,有缺点的,也需要我们去包容,去理解的。

母亲嫌弃姥爷听各种广告买保健品,每天听着广播记药方,结果自己每天百度各种维生素给我和父亲“下药”。我总是嫌弃的说:你看你这种行为和我姥爷有什么区别。母亲还信誓旦旦的说:我的是有科学依据的。不知道我现在嫌弃母亲的唠叨和管的太多,以后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对自己的孩子。这也是一种轮回吧。

昨天我开玩笑似的拉过了母亲的手,指尖的温热好似一种传承,那是一种古老而伟大的力量。

 

(作者刘彦君系本溪市公安局南芬分局铁山派出所民警,女,19904146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