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本溪市南芬区公安分局 >> 他山之石 >> 浏览文章

美国警务战略简介——零容忍警务

发布日期:2018/5/28 15:01:0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查看次数:

零容忍警务的理论基础是著名的“破窗理论”。二十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在两个不同的社区放置两辆相似的汽车。把一辆车摘掉车牌打开顶蓬后躲在附近观察,结果发现汽车很快就被一批批而来的社区居民大肆抢掠和破坏;另一辆外观完好并锁好的汽车则一星期都无人过问,心理学家用大锤砸破车窗后再次观察,发现几小时内该车即被抢掠和破坏怠尽。经过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犯罪学家的后续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任由窗户破碎而不及时修复,就暗示着无人管理的失序状态,就会纵容更多的人去进一步破坏秩序,因此维护秩序要从窗户之类的琐碎小事抓起,采取坚决不容忍、坚决不妥协的强硬姿态。“破窗理论”被广泛延伸到国际政治、工商管理、公共管理等诸多领域。在犯罪对策学上,它要求警察对犯罪尤其是轻微犯罪采取空前强硬的进攻姿态,向所有的人,包括轻微犯罪人员和普通市民传递一个信息:警察的高压无时无刻地存在着,再轻微的违法行为都不被容忍,都要被追究司法责任,因此轻微犯罪人员要悬崖勒马,普通市民要对警察的保护抱有信心,并且积极参与进来。零容忍警务突出强调四个基本原则:准确及时的情报、有效的策略、警力和其他资源的快速反应、严格的跟踪和评估。纽约警察局的主要做法如下。

一、推行十大犯罪控制战略。一是清除街头枪支;二是遏制学校和街头的青少年暴力;三是严打吸贩毒活动;四是破除家庭暴力;五是改造城市公共场所;六是打击涉车犯罪;七是解决警队腐败;八是改善道路交通建设与管理;九是大力开展追逃;十是在警队内部倡导“谦恭、敬业和敬人”的品性(编者:即改进警察管理与文化建设)。

二、重拳打击影响生活质量的轻微犯罪。对所谓“亚犯罪”行为穷追猛打,鼓励警察尽可能多地执行逮捕而不是采取预先警告或提醒,哪怕处罚结果仅仅是出庭前被拘捕24-48小时然后当庭释放。“亚犯罪”包括街头涂鸦和小便、流浪乞讨、非法摆卖、强行洗车、地铁逃票、制造噪音、未成年饮酒、街头卖淫、酒后驾车等各种热点扰民问题。(编者:由于坚持零容忍原则,纽约警察敢于对有争议的法律问题打擦边球,不计较执法成本,执法活动近乎野蛮,甚至曾动用直升机抓捕街头露宿的流浪人员,针对由此产生的“警察违宪”的批评,“911”事件中大出风头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坚定地站在警察一边,他说:“美国的开国者从来就没有把在街上睡觉的权利写到宪法上”)

三、推行计算机化统计模式。该模式由计算机化统计报告、分局指挥官报告和犯罪对策会议三部分构成。计算机化统计报告和分局指挥官报告详细罗列了极其精细的各种数据,如重大案件情况、犯罪的周期性趋势,以及各单位的具体行动情况和相应的各种绩效指标(如警车损耗、考勤记录、公众投诉等)。犯罪对策会议每周举行两次,参加会议的是市局局长、各业务部门和分局指挥官。会议在一种近乎胁迫的高压力环境下举行,计算机系统将各种统计数据和图形投射到大屏幕上,汇报人员上台分析问题、汇报甚至检讨工作、提出解决方案和资源需求。同级别的警官可以从中了解周边情况,高层警官可以仔细评估中层警官面临的问题和工作表现,并视情况现场拍板解决问题。

四、强化警队效能管理。纽约警察局长布莱顿认为自己是警察管理者而不是犯罪学家,因此需要将犯罪问题作为一个管理问题来对待,并将零容忍原则延伸到警队管理中。一是组织重塑。成立12个重塑组,广泛吸收专家和基层警员的合理化改革建设,确定清晰的组织目标,打破条条框框束缚,充分挖掘内部潜力。二是分散化管理。打破官僚架构,实行权力下放,赋予分局指挥官更大的决策和指挥权力。三是敢于用人。局长布莱顿认为必须使用有魄力的人;后一任局长沙弗也认为“必须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大胆交流、处理和调整效率不高的人”。布莱顿任期内(1994年—1996年)的第一年中,全部76个分局的指挥官被撤换三分之二;沙弗在任期内(1996年—2000年)又将布莱顿留下的76名分局指挥官撤换了54名。两任局长提拔使用的主要是一些年轻、有创意、敢于冒险的中层警官。四是强化培训。培训突出强调廉政教育和实战技能。五是严格考核。局长沙弗认为整个警队可分为三个层次,25%的人属于最好的部分,50%的警察所做工作还算可以,25%的警察需要改进。对获得正面评价的警察的奖励包括公开赞誉、颁发奖状、转换理想岗位和职级晋升,对经过培训和劝诫仍表现不理想的警察,则采取降职和辞退等措施。

依据现有资料,编者无从了解零容忍警务存在哪些问题。但从有限的介绍中可以察觉,由于它对犯罪行为和警察管理采取了同样强硬的全面高压姿态,所以推行起来会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和内部抵触,其各种显性和隐性的运作成本也是极其巨大的,因此这种警务模式的普遍适用性值得深入研究。